大发百家乐-欢迎您

                                              来源:大发百家乐-欢迎您
                                              发稿时间:2020-08-03 01:19:00

                                              5月27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在官网公示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管理监督情况。其中,ofo小黄车的运营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因数据传输中断,已被北京市执法总队约谈并立案调查,并要求其限期整改。

                                              2018年下半年ofo爆发资金危机,无法正常给用户退押。2018年12月17日,ofo上线退押金系统,24小时申请退押用户突破千万,以最低99元押金计算,待退押金规模在10亿元以上。

                                              但是可能已经没有人来整改了。2020年1月,ofo创始人戴威退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和经理,独留一具ofo的空壳。如今无论是办公地点所在地,还是客服电话,都已经无法联系到ofo。

                                              创始人戴威曾喊要“跪着活下去”

                                              面对ofo的种种操作,有网友表达不满:这不就是想尽办法割韭菜吗?

                                              和ofo一起“人间蒸发”的,还有旗下的可执行财产。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7月25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40次,被下发限制高消费令247次,终本案件227起,涉及未履行金额超过5.09亿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ofo关联公司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14号院1号楼620室。

                                              不过ofo已经不在此地。2020年6月,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被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资料图:2018年3月3日,天津ofo工作人员对单车进行集中维护。

                                              为了节流,ofo先后进行了裁员、搬家等一系列动作,还尝试了各种变现方式,包括做车身广告、利用流量来做内容,接广告。不过这些方法最终均被证明无法让ofo从资金告急的困境中脱离出来。